最强彩票投注网站: 国内 2019-02-28 07:51 的文章

全程细分垃圾出村(社会护肤爽治理在身边·垃圾分类新时尚②)

  一些地方的村民习惯将垃圾堆墙根、倒河沟,怎么改变?

  吉林省东辽县尝试建立、完善城乡环卫一体化垃圾收运处理体系:将垃圾桶引入村里,两两一组,分别收集可烂、不可烂垃圾;雇当地村民任保洁员,靠情感优势宣传教育,引导村民养成垃圾分类意识;购买社会服务,对保洁公司严格考核,做好垃圾分类的中后端处理,不让村民的前端分类白忙活。

  种种努力之下,村里地上干净了,河水不臭了。

  “清理垃圾得坚持。咱是真受益了。”吉林省辽源市东辽县安石镇大兴村60岁农民董守军感叹道。

  村里刚配保洁员、垃圾桶那会儿,董守军还以为是搞形式,“咱这又不是县城,垃圾没个治。”很多村民也准备看笑话。可是1年多过后,大伙却看到了清理垃圾实实在在的效果,发自真心地为此点赞。

  2017年7月,东辽县在全县13个乡镇的镇区和233个行政村全面启动农村垃圾治理工作,建立、完善城乡环卫一体化垃圾收运处理体系。垃圾治理,如何能在农村落地?又如何长效维持?记者在该县的大兴村进行了调研。

  旧貌

  垃圾乱堆乱倒

  清理缺乏长效

  沿着进入大兴村方家屯的土路,走过8户,就到了董守军家。

  曾经,无论牛粪还是垃圾,董守军都堆在门前的墙根。风吹不走的,等开春解冻,他用小车推到屯前桥头,往河沟里一倒。“想着来点大水一冲,就都没了。”董守军说。

  然而一开春,董守军家就遭殃了。“牛粪拌着土化成了泥,出门得穿水靴子。”董守军说,河沟里堆了一冬的垃圾高过了桥面,堵得山沟里来的水都会漫上桥。

  本来,方家屯是一块前有水、后有山的宝地。但董守军他们却习惯家门口养牛、鸡鸭鹅乱放、垃圾随手丢,没什么环保意识。“园子里的茄秧、豆角秧、苞米秆子,归拢完一把火就烧了;做完饭,白菜帮子混着泔水,就往大路上一倒。”董守军回忆。

  直到进了城,在女儿家住上一阵子,董守军才咂摸过味儿来。“屯里和城里一比,环境太差了。”

  “全村300多户,没个管。”在大兴村当了20年妇女主任、曾分管村里环境卫生的林贵荣说,“只能靠嘴管,但干唠叨,听的少。”

  赶上检查,村干部就带着村民突击搞卫生。“有时候,村里花钱雇几个人,把面上的垃圾匆匆清理一下。”董守军说,村里过去搞集中清理,就像“垃圾搬家”,越搬越隐蔽,就是出不了屯。各色塑料袋被风吹得到处都是,树上四季“开花”。“路面靠风刮,脏水靠蒸发,治理靠突击”,成了昔日大兴村的写照。

  整治

  靠感情引导

  用技巧劝说

  两个垃圾桶放置在路边,按照是否可腐烂分别回收。其中一个,就在董守军家门口斜对面。

  “新垃圾桶比水缸都好,盛个粮、渍个菜,谁不想整一个?”垃圾桶刚配置好,董守军就听说丢了好几个,他自己也不觉“眼馋”起来。

  “你可别惦记,现在开始找啦。打谁家里找出来,谁脸上不好看。”大兴村第一批保洁员、69岁的农民郭春雨提醒董守军说。

  门口放了垃圾桶,但董守军还是扔哪得劲儿就往哪扔。“就差这两步,扔桶里多好。”郭春雨劝道。可董守军却说:“我不扔,你干啥去?”

  “守军儿,把你家扫把拿出来用用。”每次发现董守军家门前堆了垃圾,郭春雨就故意去借扫把清扫。两三次后,董守军觉着不是滋味,开始往桶里倒垃圾了。

  “要改变大伙几十年的老习惯,我们不能用老办法。”林贵荣说,“除了更有技巧地劝说村民,其他方面的工作也得更讲究。”

  东辽县通过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,引入吉林省康洁智慧环卫工程公司承担村里环境保洁工作。大约每5个村配备1名管理员、每100户配备1名保洁员、每10户配备1个垃圾桶、每1万人配1辆垃圾清运车,力争设施、人员全县覆盖。保洁公司还通过卫星定位等方式,对车辆、垃圾桶和作业人员进行智能化管理。保洁人员8小时工作,确保村屯日日清扫。

  作为保洁公司的片区管理员,大兴村邻村的陈淑文说:“这份工作待遇还行,但压力不小,如果所管片区的卫生连续不合格,就得走人。”乡镇政府对保洁公司进行月考核和日考核,同时,各村民委员会的两委成员和村民代表也加入到监管网格中,形成政府主导、全民参与的监管机制。考核结果与拨付给保洁公司的服务费挂钩。

  在陈淑文看来,让当地人当保洁员是个优势:“保洁员教大伙垃圾分类,靠着老感情,大伙不会无动于衷,慢慢就培养出好习惯了。”